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福果文化 > 公墓新闻

重庆福果殡葬服务:祭奠先祖的习俗和寿衣颜色的讲究

2019-03-21 18:12:21200

      世界上大约再没有哪个民族因为穿自己的民族服装而被大批屠戮的------除了中国人之外。准确地说,是中国的汉人,因为穿自己的民族服装汉服,而被大批杀戮。当年他们是抗争了的,抗争的结果是:活人不许穿,死人可以穿。于是在大约三百六十年前,汉族人死去之后,才可以脱下别族的长袍马褂,穿上自己的民族服装,并在脸上蒙一块白布,表示无颜见地下的列祖列宗。这一习俗,延续了三百多年,三百多年来,汉服只能作为“寿衣”短暂地留存在华夏大地,然后永远地随死去的人一道,埋入黄土陇中——这就是史学家所说的:神州不复汉衣冠。 剃了三百年头、留了三百年辫子、穿了三百年旗袍马褂的中国人,有很多已经淡忘了这种与旗袍马褂不同的“寿衣”的由来,他们只知道,这个“右衽、交领、博带、广袖”的衣服,叫“寿衣”,是和死人联系在一起的一种衣服。

      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。最盛大的节日却在最冷清的地方过,这大概是因为人间冷热如饮水,中庸之道是温暖吧。

  春节是合家团圆的节日,在重庆,这个“团圆”还包含敦亲祀祖的意思。举一例,重庆人虽然嗜吃如命,但年夜饭绝少包席订餐,一桌八珍十馐,冷盘小菜,皆主人家亲力亲为,因为饭前有道重要程序,只宜在家进行举箸把盏之前,要先燃香点烛、化纸摆案,恭迎各位远道而来的“老辈子”“回家看看”。除夕之夜花炮解禁,窗外爆竹山呼,冷不防半空炸雷;屋里围桌牌战,隔一阵热锅爆豆。“老辈子”回家了,打拼的年轻人也回来了,阴阳两头都团聚,这个年才叫完满。

  重庆旧俗,春节上坟,隆重堪比清明。每年春节期间,主城区平均有70余万人次外出祭祖扫墓,给另一个世界的亲友拜年。此为全年第一个祭扫高峰,尤其以初二、初三最为壅塞。每年随众亲友去公墓祭拜,人山人海,寸步难行,挤得前胸贴后背,比庙会游园还热闹。

  在各个墓区,从大马路到陵园入口,多半得经过一段上山弯道,人多路窄,如洪峰过闸,喧腾如沸。路边是两排兜售花花绿绿香烛什物的小摊,已刨去一半路面,偶尔再蹦出个卖凉粉、豆腐脑的扁担挑子,周围肯定少不了一圈蹲着站着的吃客,个个辣得头顶冒汗、嘴里吹气,喊他让路,端着碗只挪屁股,不抬脑壳。一支10多人的祭拜队伍,为了看护老人孩子,走走停停得耗去半天时间,大哥幺妹、前呼后应之声随处可闻。扯起嗓子对吼的两夫妻,一激动,就顾不上说的内容了“车子都来了,老太婆呢?搞啥子,恁么慢?“才屙到一半,还在厕所里头!”

  直到祖宗墓前,才能消停一会儿。上香、焚纸、供果、敬酒、叩头、行礼、培土、清理……流水的程序里头含着明暗规矩,3支香要平着点,不能用脚拨弄灰堆,妇女来例假不能接触祭品,不要从人家烧过的灰堆上跨过去,给“隔壁邻居”也要捎带祭奠一下……

  这个时候,长辈们似乎总是对先祖有说不完的话,磕不完的头。我有时会在附近转转,瞻仰下别人家的墓志铭。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则:“母亲活着的时候,我住在她内心,她的身体,是我人生的路碑;母亲走了,我把她埋葬在心里,我的身体,是她正直的墓碑。”

  圣人说: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。最盛大的节日,却在最冷清的地方过,这大概是因为人间冷热如饮水,中庸之道是温暖吧。

      在源源的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,清初剔发易服后,汉人羞见祖宗于九泉之下,所以在脸上蒙一块白布,后来形成了这个风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