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福果文化 > 重庆习俗

福果山公墓:巴南区接龙镇丧葬习俗大全

2019-03-21 17:54:14200
据上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,原接龙地区的高山岭脚,或者丘谷坝地,都有东汉时期的崖墓墓穴,全地区多达167处2000余座。至于明墓穴就更多,仅现接龙镇境内的荷花村水口庙一地,就有墓室600多个,几十上百个墓室的分布点就更多。清代墓分两大类:官家和富人修的是有廓的石冢,普通人家大多集葬于官山。在接龙境内,豪华程度不一的石冢随处可见;有的官山占地数亩、上十亩,一般的一处官山都有土坟数百。
从接龙古墓群的分布和修造,折射出此地丧葬习俗的悠久历史和它的发展情况。我们可以说,至迟从汉代开始,接龙就已形成了丧葬习俗。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,丧葬习俗在不断变迁中发展得比较完善,逐渐形成了一整套约定俗成的丧葬行为规范。

到了人生旅途的最后死亡阶段,人们都遵循隆重的一套比较完整的丧葬礼俗。这些礼俗代代相习,具有难以移易的传承性。即使社会风气改变甚至政府部门的明文限制,接龙这个地方仍保持相传日久的传统丧葬习俗。主要有以下20余端:
(一)备办“后事”
人生难免一死,死后必得安葬。一到老年,有的甚至到中年,就为自己备办“后事”,也有的是儿女筹办。此等筹办后事的主要内容有三:一是寿木,亦即“棺材”。接龙山区,交通不便,目前尚未全面推行火葬。要土葬就得有棺材。二是寿衣,也叫“老衣”,即人死后穿的衣裳,当然包括冠帽、鞋袜等物。三是阴宅。有的自选或请阴阳先生在山上选择一穴自认为可以葬人的好地,或怕临时备办来不及,或怕被先死者占葬,就先用石料做成墓穴,周围上下砌石,底部中间留下长方形的茶盘一般大小的地不砌石块,以便让土贴近棺材底部,俗称“扣茶盘底”。
(二)移床
病人在弥留之时,家人必须将其从内寝的床上移至堂屋临时设置的木板或椅子上,绝对不能让其死在床上,尤其不能死在挂有蚊帐的床上。他们认为,人如果死在床上,亡魂到阴曹地府也要背着床。如果死在蚊帐里,亡魂就处处被罗网罩着,出不了家门,更无法超生。要是气绝时亲人疏忽,未能移人于堂,而使之死在挂有蚊帐的寝床上,法师在作超度仪式前,就要先到寝床前“出魂”。用新白布从堂屋的亡堂牵至寝床前,搭起“接魂桥”。再用剪子把蚊帐顶部剪个洞,法师手提引魂鸡从寝床经帐顶洞口拿出,孝子拿着亡人灵位牌和引魂幡亦如此行事。然后,法师在前,左手拿鸡,右手拿正在燃烧的纸钱,口念出魂内秘,顺着接魂桥缓缓而出,来到堂屋的亡堂。孝子亦将灵位牌和引魂幡从接魂桥缓缓而出,来到堂屋的亡堂。孝子亦将灵位牌和引魂幡从接魂桥上缓缓地移至亡堂。
(三)送终
将处于弥留之时的病人移卧堂屋的木板或靠椅后,子女眷属不分内外大小,齐集于前,环地而跪,并以1人或2人扶病人头部,俟其气绝。男性病人必以男子扶之,女性病人必以女子扶之。他们都遵从“男子不死于妇人之手、女子不死 于男人之手”的习俗。
有的老人把子女送终看得十分重要。临死时有几个子女在场送终是福分大小的标志,甚至认为送到终的子女才是自己真正的子女。有的子女也以能够送到父母的“终”而感到荣耀。因此,即使在千里迢迢以外营生的子女,也得在父母病危时赶回家去“送终”。
(四)烧落气钱
病人气绝,即仰卧于木板上,手脚并拢伸直,焚纸钱于死者脚端的地下,俗称“烧落气钱”。有的则用白纸包裹褶叠的纸钱,做成“纸赙”,烧于死者脚端的地上,俗称“烧倒头赙子”。以此作为死者初登冥途,到丰都阎王殿去报到的路资。
(五)报丧
人死后,在全家举哀的同时,要告知四邻民众和亲友,就燃放一团鞭炮,俗称“放落气炮”。邻近的亲友和其他民众,听到鞭炮声,就赶至丧家,帮助料理丧事。
燃放鞭炮毕竟是短暂的。为了让邻近更多的人包括一些过往行人都知道此家有丧事,便用白纸剪成寸许宽的两段或三段相连的折叠数层的纸条。死者有多少岁就剪多少纸条。上段不撕开,用黑色纸圈圈着,下段撕开折叠纸条,让其蓬松膨大,悬挂于堂屋门口的右边,俗称“挂望丧钱”。
(六)覆圣
人死后,灵魂进入幽冥,不能再见天日,因此,要用草纸将死者的面部覆盖遮严。
同时,还要用草纸粘贴在写有“天地君亲师位”的家龛上。有的只贴“天地”2字,有的将“天地君亲师”5字都遮住。如果贴有门神,在左右门神上也要贴张草纸。其目的是避开人死后所产生的邪污秽气。
(七)点过桥灯
人们认为,人死后要通过奈河桥,到丰都地府去。幽途黑暗,初入冥途者很不方便。于是,就在停放死者的木板下点盏菜油灯,俗称“过桥灯”,也叫“路灯”。一般是在碗内盛满菜油,再将灯草或棉条置于油中做灯芯。也有的在停放亡人的木板下,放一木盆,盆中盛少量的水,油灯碗凳在盆底水中,上用炭筛罩住。过桥灯昼夜不熄。到出殡时,才将灯盏碗翻扣在地。清宅后,再将其拿走。
(八)抹汗
人死后,要请邻里中年岁高而又热心助人的长者为死者“净身”。用杯子将水舀在盆里,死者一岁舀一杯。然后,用一块新白布在水中打湿,在死身背上、胸前,隔数寸远虚拟地各擦3下,俗称“抹汗”然后,孝子一人喝一口抹汗水。
其实,死者的真正净身是在绝气之前。人死后,不能沾水,更不能沐浴。据说,如果死后身上沾了水,死者就要在家里“现身”、翻东西等。
(九)殓尸
抹汗后,就给死者穿衣裳,盖衾被。死者的衣裤、衾被,一定要棉做。不用皮毛,否则,来生要变禽兽。也不用绸缎,“缎”与“断”谐音,对生者不利。
死者衣裤的数量,穿单不穿双,或3、5,或7、9均可。死者胸前衣服的纽扣上,要系“寿线”。寿线一岁一根,用青、蓝二色。
死者的枕头,用青色或蓝色的青布做,三角形。也有在陶瓷厂专门定制“老枕”的。每个孝子和孝女都要剪个衣衫角,去垫亡人的老枕。
死者的脚穿青布做的“老鞋”。死者仰卧,双脚并拢,用青线捆住。但在掩土埋葬前的“清棺”时,一定要改掉。据民间传说,如不这样,亡魂到阴间就无法行走。

(一○)成服
过去,老人死后,孝眷们要行成服礼。他们头戴孝帽。帽用篾圈挽圈套头,上部拱扎3根篾条,篾条上缠绕剪着缺口的纸条。身穿孝衣。衣用麻布、白棉布做成,衣襟不用纽扣,而用布条拴结。腰扎孝带。孝带用麻片编制而成。脚穿孝鞋。鞋用白布做成,或在一般布鞋上蒙层白布。据说,孝帽、孝衣、孝鞋,谁先穿戴烂,谁就先发财。
现在,人们没有这么讲究。一般是头捆孝帕。帕用新白布撕成长条,宽1尺2寸,孝家包头的孝帕长4尺8寸,散给诸亲百客的孝帕长3尺3寸。正孝子用麻捆帕于头,背后一直拖到脚弯以下。孝子着便服,穿便履,只是腰上扎一条或麻、或白布、或干谷草做的“孝带”。
(一一)吊丧
亲友得到噩耗后,都要去吊丧。接龙的吹打乐很盛行,至亲尤其是女儿、女婿、外孙等,一般都要请一棚吹打乐班,吹吹打打前去吊丧。来到丧家宅院附近,看到望丧钱后,就放鞭炮。孝子们即去迎至灵堂,吊丧的女眷即在灵柩前放声大哭,边哭边数落死者的苦楚和身世等。吊丧的人都要送礼。礼物多是钱币、祭幛、花圈,也有的送粮食、小菜、草纸、鞭炮等。
(一二)闹丧
死人本是令人悲伤的事,特别是那些英年早逝,更令人悲痛。但对那些年高病死者,人们认为这种死既符合生死规律又顺乎人情,因此,其悲痛气氛就不浓,人们称这类丧事为“喜丧”。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红白喜事”中的“白喜事”。
“闹丧”有3种形式:一种是吹打乐。接龙丧俗中,吹打乐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特色。一棚吹打乐班4~5人,围坐一桌。一般丧家都要请几棚、十几棚乐班,个别有的几十棚甚至上百棚乐班。他们轮流吹打,白天晚上,都不停歇。有的乐班还要借此进行赛事活动,比谁吹打的曲牌多、效果好。孝家为使大家高兴,还发给各棚乐班利市,俗称“喜钱”。

在长时期的实践中,形成一整套演奏乐曲的行为规范。对丧俗吹打乐曲的总的要求是具有悲调情感,以寄托生者对死者的哀思。如果有乐班不遵此规范而演奏欢乐浪漫格调的乐曲,当场就要受到其他乐班的指责,主人、客人也要出面干涉。在具体演奏过程中,随着丧仪程序的进程,其演奏的曲目亦有所变化。在发丧前的坐堂吹打时,主要演奏的乐曲有【放牌】(亦称【朝牌】)、【二排鼓】、【小郎哥】、【长生殿】、【白雀尾】、【金钩恋】、【倒钩刺】、【九连环】、【二三六反调】、【三幺】、【五幺】、【六幺】、【蚂蝗儿】、【八谱】、【中四锤】、【灯蛾扑火】、【落地金钱】、【山坡羊】、【西湖堂】等。这些乐曲情调凄婉,抒发一种深深怀恋之情。送葬吹打的主要乐曲有【懒蛇上坡】、【猴子爬岩】、【岩鹰展翅】、【漤黄瓜】、【长田坎】、【牛擦痒】、【响水桥】、【鸡爬坎】、【爬坡累】等。这些乐曲是慢节奏的,既与缓缓行进的送葬气氛一致,又能抒发哀哀惜别之情。落井盖棺时,主要吹打【别子山】、【鬼吹帽】、【断头】、【五阴六阳】等乐曲。这些乐曲低沉哀婉,配合着孝眷们的痛哭,使气氛更加忧伤悲切。送灵队伍别坟时,则主要吹打【对子山】、【卖麻】、【散云】、【观晓】、【下虎坝】等乐曲。这些乐曲属中板,悲戚气氛有所减弱,体现出“死者不复生、阳人已尽责”的意味。

另一种是踩龙杆。这是接龙丧俗中又一个重要特色。龙杆是抬丧出殡用的,专门有班子作此活计。所谓“抬龙杆”,就是用绘有彩龙的杉杆抬着装殓死者的棺材(人们称此为“肉棺”)上山安葬。接龙附近有个龙杆班子,共有30多人,他们祖先从“湖广填四川”时就开始作此活计,已有300多年历史。他们使用的龙杆长4.9米,中帮一根有1.4米长的小龙杆。两端周长45厘米,中部周长50厘米。主杆上绘有一条彩色大龙,帮杆上绘有“二龙抢宝”。前后两端各二小圆孔,一孔分别插木雕龙头和龙尾,另一孔则固定前后四根抬杠(他们称此为“传子”),以便抬棺。主杆中部有一圆孔。将捆绑棺材的麻绳系在一根上端有一圆孔的铁杆上,铁杆穿过龙杆中孔,垫上木枋、铁块后,用铁条穿孔闩定。抬起行走时,棺材可以旋转,抬杠亦很灵活,即使一根独田坎,也可容十多二十人抬棺前行。

有的丧家,特别是一些高龄老人去世举行“喜丧”祭仪的丧家,为了增强丧葬仪式的热闹气氛,特地在出殡的头天晚上请他们去作“踩龙杆”表演。抬杆师傅坐在在龙杆中部,除抬杆者外,前后各有一人敲打小锣领唱指挥。这种踩龙杆表演,一般要进行两三小时。抬工表演尽情,观者兴味无穷,给丧葬仪式平添了几多喜乐色彩。
再一种是在仪式进行中,如绕棺、绕佛、说花文等,唱说一些劝善尽孝或滑稽笑闹的偈语词章,以造成热烈的气氛。
(一三)做道场
人死后,要请法师设坛祭奠,超度亡魂,俗称“做道场”。家境特别贫寒的,也要请一名法师敲铰铰“开灵指路”,一般的做2天、3天,多的做5天,做7天的极少。
做道场超度亡魂,是丧葬习俗的核心内容,人们都非常重视。这是接龙丧俗中最具特色的习俗。
接龙地区至今仍保留着比较隆重的传统丧葬祭祀活动。这种丧葬祭祀活动,因祭祀的对象不同又分为两种:一种是为祭祀新逝亡人而举行的葬礼祭祀活动,俗称“祭血灵”,也称“就期灼灵”;另一种是为祭祀仙逝亡人即过去逝世亡人的追荐祭祀活动,俗称“做老道场”或“做请荐”,也称“择期灼灵”。由於主持与运作这种祭祀活动坛班的教门不同,又可分为四种:佛教丧葬祭祀活动、道教丧葬祭祀活动、儒教丧葬祭祀活动和天主教丧葬祭祀活动。其中第一、二种最为普遍。它们是接龙地区传统丧葬祭祀活动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两种主要形式。
佛教丧葬祭祀活动,主要是超度亡魂早生西方净土。最后的送灵,冥屋也是向西方安放而后火化。在整个祭祀过程中,法师遵循请神、酬神、祈神、送神和召亡、祭亡、度亡、送亡的程序,运用一系列的祭祀科范和大量的符咒诀罡,具有浓郁的宗教(主是佛教)祭祀色彩。

道教丧葬祭祀活动的主旨和基本构架与佛教丧葬祭祀活动大体相同。所不同的主要有:一是崇奉的主要神明是道教神仙谱系的;二是祭仪的科范内容和程序遵循道教仪轨的规制;三是将亡魂超度至南方而登极乐世界,送灵一坛的冥屋则是向南方安放而后火化等。

在接龙地区流行的丧葬祭祀活动中,除了最为普遍的佛教和道教丧葬祭祀活动外,还有五种特殊丧葬祭祀形式:(1)发五猖捉替子游枉死城,以超度那些非正常死亡的灵魂的“超八难”祭祀活动;(2)设通天筒、搭天梯,以超度手艺人主要是佛、道门派法师的亡魂升上天堂的“开天门”祭祀活动;(3)在生前即举行丧葬祭祀活动,将冥钱焚化寄存进冥府钱库的“寄库”祭祀活动;(4)死后开启钱库,让死者亡魂取钱使用的“开库”祭祀活动;(5)偿还投生人世前在冥间借贷赎生债务的“填还”祭祀活动等。

接龙丧葬祭祀活动的规模,就目前而论,一般为1天、2天或3天,5天较少,7天罕见;1949年前,有9天、15天,个别甚至多至49天的。参加主持和运作丧葬祭祀活动的法师人数,按祭祀规模的大小而定,一般为3~4人,多的7~8人,个别的有11~12人;至於1949年前的大规模丧葬祭祀活动,其法师竟达数十人之多。(一四)挖阴井
阴井,就是墓穴,亦即“阴宅”。如果事先没有扣茶盘底,就得在安葬前挖好阴井。开挖前,要请阴阳先生或懂得风水的法师仔细观看山水龙脉,葬于何处,对准何山,连阴井挖的深浅等都要符合一定的要求。否则,便要出现破败。安葬时,由阴阳先生或由懂风水的法师主葬。
阴井挖好后,一定要保持洁净。否则,再好的风水也就受到破坏。如果葬期选在早晨,需要头一天挖好阴井,当晚一定要派至亲长者守护,防止他人破坏。
有的地方风水很好,但当年不宜葬人,俗称“山架不和”,但又不能不葬。一般的作法是,在棺材下放一根竹子或一块木头,待来年宜葬之时,再把竹子或木头取出,将洞填好。

(一五)做纸扎
专门有做纸扎的师傅,人们称他们为“装颜师”或“装颜匠”。装颜师亦有师承传度,受传度者才能主持纸扎事宜,才能给冥屋行“开光”仪式。
丧家延请装颜师的人数和做纸扎的项目,依其道场规模和丧家经济情况而定。但最起码要做亡人居住的冥屋,也称“灵屋”。冥屋仿民间建筑用竹捆纸糊做成。多是做旧式房屋,也有按新式建筑做的。还有的要做亡人的起居用品,诸如轿、伞、锅、碗、瓢、盆、衣箱、衣物等。近些年来,也有做电视机、电冰箱、手机和音响设备的。如果亡人是司机,有的还做摩托车和小汽车等交通工具。
装颜师还要按祭祀仪式的需要作些纸扎,如扎隔坛、作表亭、糊鬼王、做塔等。“破狱”一坛的狱图、“过桥”一坛的桥梁,也由装颜师制作。
(一六)出殡
出殡,也叫“发丧”。在丧葬礼仪中最为隆重。
首先,确定葬期。最好是选择吉日安葬。如果不是吉日,就有可能犯凶煞。所犯凶煞大致有:重服煞、重丧煞、三丧煞、土府煞、天坑煞、灭门大祸煞、日空亡煞、亡狱煞等。如果一时没有安葬吉日,亡人又不得不葬,法师就要用法术进行掩压,以免除凶煞。
丧家和法师对掩压凶煞都特别重视,掩压时一点不得马虎。现以掩压三丧煞、天坑煞为例,略为叙说。
犯三丧煞,就是除了已死者需要发丧埋葬而外,丧家还要死两个人,发两次丧。要掩压三丧煞,就得要做两个假丧,埋在墓穴内。这两个假丧,一个称“天丧”,一个称“地丧”,新逝亡人就是正丧。

两个假丧的做法是:取桑树皮(谐丧音)两块,四指宽,八寸长剪成人形,头上画五官,身上写新逝亡人的姓名及其生方死所,并用红、黄、蓝、白、黑五色线各一根混合成一束,从双肩分别斜缠至相对腿胯,在胸前架十字,再绕颈一周,将其捆住,意即假丧的五脏六腑。用绿色纸摺两个函子,呈棺材形。函子的内部,书三官、三光、紫微、金光、收鬼令和四纵五横符。函子的正面、底面、左侧、右侧和两端都要书符。将假丧装在函子内,假丧的头部露在函子外。然后,用一张黄纸,以朱砂画两道三丧符,放在装有假丧的函子上。将三尺六寸新白布、二尺四寸新青布、六十四束长钱,放在竹编的撮箕内,再将装假丧的函子和三丧符并放在撮箕内。撮箕摆在正丧右边靠大门口的地上。
发正丧前先发假丧。站坛法师手提雄鸡,掐鸡冠,滴血于假丧上。提着鸡绕正丧一圈,说:“天圆地方,律令九章。收掩三丧,斩鬼灭亡。他家只有一人死,然何宅停三架丧。天丧发往天宫去,地丧发往地中存。只有人丧无发处,发往丧家土内行。日吉时良,天地开张。吾今发丧后,孝眷大吉昌。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。”拿起斧头,在假丧四角各打一下后,接着说:“祖师有敕令,不许久停丧。诸煞尽消灭,邪神埋地藏。所犯诸凶煞,随丧出门房。起!”端丧人端起撮箕装着的假丧,站坛法师对假丧挽黄龙诀。
端丧人端着假丧,将撮箕从骑在门口的板凳作成的铁板桥上经过。然后,又端起假丧从准备掩压天坑的踩耙上走过,一直往前走到墓穴,中途不能往后看,更不能看丧家的住宅。否则,掩压就失灵。因此,端丧人一般都是请那些上了年纪的丧家的至亲。
犯天坑煞,就是埋葬新逝亡人的墓穴像个大坑,不知丧家还要死多少人,用多少尸才填得满。掩压天坑煞,先在正丧右边,将一条长板凳骑放在大门槛上,与门槛呈“十”字形。板凳上搭三尺三寸尺新白布,铺一百二十束长钱,设香灯位,表示搭铁板桥一座。堂屋大门口阶檐边的地坝处,铺放席子一根,与大门槛平行。席子上放毡子一床,毡了上放踩耙一乘,踩耙上放新白布七尺二寸,踩耙周围铺放二十四张写有“满”字的方块白纸,意即埋葬死人的“天坑”已用踩耙耙泥把它填满了。另外,用一张黄纸,以朱砂画掩压天坑符,放在踩耙上。
在丧夫捆丧时进行掩压。掩压天坑煞的作法是:站坛法师手提雄鸡,掐鸡冠,将鸡血滴在早已放好的踩耙四周和天坑符上,然后掩压,说:“日头出来渐渐高,吾师架起铁板桥。此丧要往桥上过,铁板桥上好逍遥。天是贵人,地是真人。天师书符一道,神煞尽消灭。灵符一道到此乡,凶神恶煞走他方。亡人所犯年天坑、月天坑、日天坑、时天坑、天干地支天坑、四季天坑,吾师架起九牛抄(挽九牛诀),抄得天坑一展平。若有邪精来拦阻,金刀一斩化微尘。天无忌,地无忌,年无忌,月无忌,日无忌,时无忌,行丧之后,百无禁忌。吾奉上帝敕令,火速奉行,急急如律令。”手挽阴九牛诀、阳九牛诀、祖本二师诀、日月二宫诀。发正丧时,将灵柩抬起从踩耙上走过,再往墓穴抬去。

其次,如何发丧。有的发“圆木”,即将亡人装在棺材里,抬到墓穴安葬, 俗称此为“抬肉棺”。也有的因山陡路窄,或葬地较远,抬圆木不方便,就将棺材事先运至墓穴,用竹子编织成篱笆,将死者置于篱笆上,再盖上竹编纸糊的丧罩,抬到墓穴安葬,此曰“抬丧轿”。也有的只抬装有死者的棺材底部和圈墙,上罩一床毯子,而将棺盖事先单独运到墓穴处。无论是抬肉棺,或者是抬丧轿,上边都离不得放上一只公鸡,此曰“发丧鸡”。鸡如果在抬丧路上啼叫,丧家就要犯“口舌”。一般是把鸡脚捆住,也有的不捆,发丧时,对着鸡挽白鹤飞仙诀,鸡就站在肉棺或丧轿上,双翅展开,颤颤悠悠,又不跑掉,此曰“发白鹤丧”。

再次,送丧。有些地方的风俗,年犯六命六甲者不能送丧。哪些人犯六命六甲,由掌坛法师推算后告诉丧家。这些人在发丧时就走在肉棺或丧轿的前边,也有的在法师举行发丧仪式时避开就行。此外,在送丧路上,前边一人用背篼背散纸钱,走几步丢一张或几张在地上,俗称“给买路钱”。还安排两人各端一根长板凳,跟在抬丧人后边。抬夫累了,需要休息一会儿,就将肉棺或丧轿搁放在板凳上,千万不能让肉棺或丧轿着地。
复次,抬棺游乡。灵柩从丧家抬出之后,有的直接抬往墓地,有的则有抬棺游乡的习俗。所谓“抬棺游乡”,就是抬着灵柩在场镇上,或在大坝里,或在乡间大道上转游。有的地方还流传着“抬龙杆”的习俗,给抬棺游乡增添了更多的色彩。
所谓“抬龙杆”,就是用绘有彩龙的杉杆抬着装殓死者的棺材(人们称此为“肉棺”)上山安葬。龙杆的制作已如前文所述。
发丧仪式一完,抬工们一声吆吼,唱着优美的调子,和着舒缓的旋律,踏着整齐的步伐,轻摇慢摆,缓缓前行,配上龙杆的彩画龙头、龙尾的木雕,真像蛟龙在水中蠕动悠游。观看龙杆抬棺,谛听抬工们的号子,那种送葬的悲哀情绪悄然抹去。
也许正因为有这种独特之处,丧家才坚持抬棺游乡。抬工们尽情地发挥其艺术才能,讴唱丧歌,轻踏龙步,进行着一种特殊氛围中的艺术表演。
抬夫们在抬棺游乡时所唱的多属孝歌之类。这类孝歌中,主要是劝人行善。他们将一些历史人物和民间流传的故事编成段子加以颂唱。比如,在他们常唱的《二十四孝歌》里,在叙述了释迦牟尼、李老君、孔夫子和观世音的孝行之后,重点叙述目连救母故事。
龙杆班子抬棺游乡是接龙丧葬习俗中的突出特色。

(一七)清棺
死者被放进墓穴后,孝眷们要去“清棺”。一方面是最后与亲人遗体告别,另一方面是死者可能在抬丧途中受颠簸而倾斜,需要把遗体最后安放端正。 清棺时切忌两点:一点是不能让死者见天,墓穴上边一定要牵一块大布毯遮住;另一点是亲人要忍住悲痛,不能掉眼泪在死者的身上。
(一八)出魂
清棺后,法师要举行出魂仪式。如果孝家、亲人、众邻、师人等的生魂有在棺材里的,法师要把它招出来。然后,才盖上棺材盖子。盖棺时,站在墓穴边缘的人一定要避开,特别是有阳光时,千万不能让身影盖进棺材。否则,就要生病,甚至死亡。
(一九)扫财
盖棺后,孝眷们跪在墓穴前,身子背对棺材,将衣服后襟牵起,法师将混合有泥土的米抛撒向孝眷。孝眷们主要是女眷们接了“禄米”后,马上起身,飞快往家里跑。据说,谁先跑到家,谁就先发财。在跑的途中,要顺手在路边树上折一枝树桠,最好是柏树桠。一进门就用树桠扫堂屋,谁先扫,扫得快,谁就先发财。死者嫁出门的女儿,把“财”往外扫,以便扫到自己家里去,媳妇把“财”往里扫,不让姑子把“财”扫走。她们扫得十分认真而又各不相让,有的还会因此而反目成仇。
(二○)掩土
法师在举行呼龙掩土这段仪式时,正孝子要手执锄头跪在盖好的棺材上。仪式作完,正孝子依然跪着挖3锄土在棺盖上。起立走后,其他帮忙的亲友和乡邻才挖土垒坟。
(二一)复山
埋葬三日后,孝眷们要到墓地去,一方面祭奠死者,一方面再去加泥垒土,此曰“复山”。如果在安葬时,法师未举行买山奠契仪式,此时还要请一个法师补做“召山纳契”仪式。有的到时找不到法师,过一段时间再举行召山纳契仪式也行。
(二二)烧火焰包
埋葬之后,孝家要在坟前燃点“长明灯”。灯用竹编纸糊的纸笼罩住,上边留孔,不能让风雨吹熄淋灭。复山后,还要用干谷草辫成辫子状的“火焰包”,死者活多少岁就辫多少转,横放在坟土上,然后把它点燃。第二天早晨去看火焰包烧的情况。如果全部烧完,说明此人阳寿已满,应该死去;反之,就说明此人阳寿未尽,不该死。
(二三)回煞
回煞,也叫“回殃”。据说,人死后,魂落入地下,魄散在空中。根据死的时辰推算,在一定的时间,魂要出地,与魄相聚后,再魂归于天,魄坠于地。魂魄相聚,死者会在家中留迹。魂魄相聚地点就是死者气绝的那个地方。在它们相聚前,在气绝的地方撒上草木灰后,全家人离家回避。他们相聚的时辰,就是气绝的时辰。等此时辰一过,家人回到屋里,有的还可看见草木灰上现出死者的足迹。
(二四)烧七
从死者气绝日算起,每隔七天为一七。法师在丧葬祭祀仪式结束时要开写“七单”,把“一七”到“七七”的天日写上,贴在家龛下边。丧家按“七单”所写日期,每“七”进行烧赙祭奠,所以叫“烧七”。祭奠第一个“七”叫“烧头七”,以后,分别依次为“二七”、“三七”……最后“七七”称为“封七”。 百日和一年,更要隆重烧赙祭奠,此曰“烧百期”和“烧周年”。以后,就是春节、清明祭坟,上、中、下元或其他节日在家烧赙祭奠了。